柚子

灣家妹子一枚,懶癌末期ヾ(*´∀`*)ノ
熱愛劍三的矮子摳腳

目前主食/怪獸與牠們產地,一擊,七大罪,海賊,排球,刀劍,zootopia,食戟,全職

基本上BG/BL/GL都吃,雜食動物,推坑高機率跳

偶爾會開腦洞寫渣文QQ低低低產量

論自家審審的帥氣度(? 審X加州清光

繁體字~

CP是:主x加州清光  主x加州清光  主x加州清光

ooc有

小學生文筆有

有問題錯字歡迎提出來
以上都可以的話再繼續看下去喔~~~


今天的出征不太順利。

雖然知道了會有遇到檢非違使的機率,沒想到會是在準備回本丸的路上遇到,看到自家隊長清光滿身狼狽把佈滿大小傷口的大家帶回了本丸,你懸在嗓子上的一顆心才定了下來。

清光不見了。準確來說,是趁你指派其他刀幫大家手入時偷偷跑了,氣急敗壞的你嘴上一邊碎念著「抓到後不把它弄哭我就跟他姓加州」一手抓著手入棒在本丸裡尋找著他,旁邊陪你找刀的藥研悄悄的退了三步遠。

「喀拉___。」總算在近侍房找到了清光,準備破口大罵的你看到跪坐在那的身影後一口氣哽著說不出話來,嘴裡像是吞了一大匙黃蓮般泛起陣陣苦澀。

「啊啊、不行...這樣破破爛爛的見主上、一點都不可愛了吧。」明明手上的傷口痛到拿不住指甲油,頭上低下來的鮮血掩蓋住了視線,清光還是努力著想要幫指甲做上妝點,祈禱這樣就不會看起來髒兮兮得,就不會被主人嫌棄,就不會被拋棄。

「清光。」眼前的身影大幅度晃動了下,但手上的動作還是不肯停止下來。

「加州清光!」聽到你飽含怒氣的叫喚,清光鬆開了緊握著指甲油的手指,赤紅色的瞳孔漫延著絕望與哀傷,低下頭像是放棄一切掙扎的布娃娃,等待著自己認定的命運到來。

滿室的血腥味讓你煩躁,心疼對方的心摻雜著憤怒的背叛感,身為審神者了解自家刀劍的歷史是必備功課,對於清光的遭遇你更是銘刻在心,雖然知道對方再害怕著什麼但你還是為之氣結。

全本丸都知道你是偏心的,不是躲躲藏藏的對誰好,是光明正大的寵者對方,有什麼好吃的你都會留一份給清光,外出一定都會帶小禮物回來給他,可以的話更是找著各種理由帶對方去萬屋買喜歡的物品,忙碌也一定會抽出時間幫對方打扮,但現在他卻覺得你會因為一點小傷口拋棄他!!!!!你只慶幸還好自己沒有心血管疾病,不然可能要成為第一個活活氣死的審神者。

「清光呀。」你蹲到對方身前,雙手捧起對方臉頰逼著他直視你。

「我以為我已經表現的夠明顯了...你是最特別的這件事...」

「我拋下其他人就是為了要親自幫你手入、但你卻躲在這說著我會拋棄你...」

「覺得你很可愛的我、不就像個笨蛋一樣嗎?」

無視清光眼裡閃過的驚喜與驚訝,起身往外走的你舉起袖子胡亂在臉上擦著,下一秒便感受到了腰上環上了一雙手的熱度。

「主上、真的覺得這樣的我還可愛嗎?破破爛爛的...」跪起身來的清光感受到了全身傷口發出的激烈抗議,但這些都比不上你帶給他的震撼,雖然早就感受到主上對自己是特別的,但重主上口中承認的感覺還是不一樣,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對我來說...不管是剛睡醒的你、出征回來的你、做著內番的你、或是...(以下省略)的你,在我眼裡都是最可愛的!」

------番---------外---------

「大將這發言也太MAN了。」因為擔心而聚集到門外刀劍們再次見識到自家主人的無下限跟過人的帥氣度

「不過很羨慕呢...被主上如此注意的清光殿。」

「但是你們不覺得一直在偷窺清光君的主上也太變態了嗎?剛剛似乎還聽到了在洗澡的清光君跟在換衣服的清光君怎樣怎樣的...」

「等等!那不就代表我們也被... ...!」意識過來的大夥們才想起...大家似乎是一起洗澡的呀!!!!

-----------------

嗨~謝謝看到這的大家^q^  眾刀劍實在是太可愛了讓人不欺負都不行
希望可以給些意見或是想看什麼題材(・ω´・ )可以的話都會盡量生出來
也歡迎跟我聊聊對刀男們的看法喔~~

评论(1)
热度(11)

© 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