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

灣家妹子一枚,懶癌末期ヾ(*´∀`*)ノ
熱愛劍三的矮子摳腳

目前主食/怪獸與牠們產地,一擊,七大罪,海賊,排球,刀劍,zootopia,食戟,全職

基本上BG/BL/GL都吃,雜食動物,推坑高機率跳

偶爾會開腦洞寫渣文QQ低低低產量

壓切長谷部X女審神

這篇cp是:壓切長谷部X女審神  壓切長谷部X女審  壓切長谷部X女審

很重要要說三次:))))

 

灣家字體、小學生文筆、廢話有點太多、糖不小心加太少了((XDDD

可能有ooc

可以接受在往下看喔~

 有錯字或錯誤歡迎指出來~也希望可以說說小看法

 

 

 

 

轟隆的雷聲劃破本丸寧靜的上空,重睡夢中嚇醒的你還來不及反應,臥室就陷入了一片漆黑當中。

「嘖!」你反手拉起棉被把自己悶進那小小的空間裡,雙手緊緊掩蓋著耳朵,希望這雷聲可以趕快停止,卻阻止不了越發清明的思緒把你拉回童年的記憶中,那個被你鎖在心底稱之為惡夢的記憶。

 

 

厚重得烏雲壓在頭頂,附近的主婦煩惱著衣服到底是要曬還是收,已經放學得你只能邊祈禱不要下雨邊加速趕回家。『欸欸、今天要玩什麼呢?』被一群小孩圍在中間得男孩發起了話,身才壯碩的他比其他小孩高出了一顆頭,霸道、用拳頭解決事情是你對他的印象,所以平常放學你都小心翼翼避過他會走的地方,偏偏今天卻在他不會出現的舊校舍跟對方碰了面,男孩見到你時眼裡閃過得不是驚訝,而是興奮。狡詐的蛇盯上獵物時的那種興奮。『我們來玩捉迷藏好了,每個人都要參加、我來當鬼!』不等你說出拒絕的話,男孩自顧自的定了遊戲,在周圍附和的聲浪中你更說不出拒絕的話,只好勉強點了點頭。

 

刺鼻的霉味困擾著你的鼻子,輕輕一動就掉落的鐵鏽讓你只敢抱著腳坐在鐵桶上,心理小小的埋怨著自己哪裡不躲偏偏跟一堆打掃工具為伍,但是有個鐵門蓋著總是比較安心,一邊吐槽著自己一邊默數喊著被抓到了的人數,似乎只剩自己了『我們走了拉說不定她早就跑了。』『是呀是呀、本來就是個怪人了、說不定不敢玩早就跑走了!』聽著遠方傳來說話的聲音,雖然平常就有聽到大家對自己的竊竊私語,心底還是湧起一股酸澀、眼前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早知道我就真的跑走了,還陪你們玩幼稚的遊戲。』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準備推開鐵櫃的手卻停在了半空中,外面似乎傳來走動跟喘息的聲音。

 

『呼...呼...』你確定你沒聽錯,鐵櫃外有人再喘息著,你猶豫著到底該不該開口詢問或著直接推門出去「呵、妳以為躲在這裡就沒人發現嗎?」「把別人當笨蛋耍很有趣是吧!妳以為我不知道妳都避開著我嗎?自以為很聰明,我要給你一點教訓!」男孩憤怒的聲音迴盪在教室間,妳還來不及反應就聽到了「喀。」他竟然把你鎖在裡面!?「你瘋了嗎?你把我鎖在裡面做什麼!」你大力的敲著鐵門,不在乎這樣做會仰起一大片灰塵跟鐵鏽,但空無一人得室內只迴盪著不知何時下起得雷雨聲和你細微的呼救聲。

 

「主上、主上」「主上您醒醒!」聽到了熟悉嗓音在布團外焦急的呼喊著你,你搖了搖頭把回憶重腦內趕走,掀開棉被座了起來。視線對上了跪坐在身邊的微小光源「長谷部。」看到妳終於有反應的長谷部鬆了一口氣,轉身要把手上的蠟燭座台放到了不遠的辦公桌上,你愣愣的看著長谷部的動作,腦袋還沒反應過來手已經抓上了對方的衣角「不要走長谷部、這是命令。」起身的動作因為拉扯有些傾斜,感受到了重衣角傳來的顫抖,長谷部深吸了一口氣,穩住自身放好燭台後轉過身直視你溼潤的雙眼「主上,原諒我越矩了。」你感覺到細碎的溫度灑落在臉上,重額頭一路親吻到了嘴唇,雙頰被對方的手拖著,就算隔著布料你還是感受到了那輕微的顫抖、炙熱的體溫,你回吻了長谷部。

 

「只要是主上的命令、無論是什麼我都會幫您斬斷,哪怕是惡夢。」「明天被其他刀看到被斬斷的會先是你吧。」你躺在長谷部的懷裡吐嘲著他,心裡卻鬆了一口氣,『是呢,有你在我就不畏懼。』

 

 

────番外─────

 

一早你是在短刀們的喊叫聲中醒來的,還沒看到刀影充滿活力的聲音就先從廊上傳了過來「主上~主上」「光忠先生說要吃早飯了~」還來不及阻止他們拉開房門,就聽到了短刀們一片驚呼跟詢問的聲音「長谷部先生為甚麼在主人的床上!?」「還抱著主人睡覺!!」其他刀聽到了短刀們的大喊都聚集到了你房門前「主人為甚麼不是跟我睡,你覺得我不可愛了嗎?」清光抽出了本體指著長谷部,要不是對方還在你床上你真懷疑那把刀會不會直接飛過來「主上明明就是要跟帥氣的我睡才對!!」和泉桑拜託你先把你那身黃色鴨鴨睡衣換下來才是吧!「兼先生冷靜點、先把衣服穿好啦。」你覺得自己已經無力吐嘲堀川身上那件粉色鴨鴨裝了「哀呀呀、好像沒準備到長谷部君的早飯呢。」這句話大概是一連串吵鬧下最有殺傷力得一句了,感覺身旁得長谷部定格了一下,接著翻身、下床、衝出重圍、一氣呵成,你都忍不住想給他個10分!!「恩?你們都在主上的房門外槓嗎?長谷部君怎滿臉通紅得衝出去了呢?」家裡唯一一把大太刀姍姍來遲,看著一團混亂得大家下了評語「呵呵…本丸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呢。」哪裡和平呀拔拔!!!

 

 

「所以主上後來是怎麼逃出來得呢?」身旁圍了一群小短刀聽你說著自己的惡夢,聽到自己被關起來時一個個說要把對方斬了,讓你不禁感慨著『天使、身邊有一群天使。』看著戶外那群打著手合名義事實上卻是在批鬥長谷部大會,你慢慢得把後續說了下去「也沒什麼,後來被發現我沒回家得大人質問後男孩就說出他把我鎖在舊校舍得掃具間裡,然後大人就打了他一頓後來救我了。」「然後呢然後呢??」輕拍著眼前一顆顆得小腦袋,你故意把結局藏了起來「沒有然後了。」「耶~就這樣呀~」聽著眼前的小天使們繼續說著抓到對方後要如何把對方大卸八塊,你輕輕得笑了起來。『我才不會說出其實隔天自己就把對方打了一頓後關在自己被關得那個鐵櫃裡,還在外面聽對方哭了30分鐘後狠狠得嘲笑他。』


评论(10)
热度(21)

© 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